家中的遠征軍遺物

來源:發布時間:2015-09-01點擊次數:

20101211340,父親艱難地走完了他87年人生旅程……

當父親心臟停止跳動的那一刻,我們全家含著淚花帶著哀鳴,點起了香、蠟,為父親燃起了落氣錢。一團團火光伴著縷縷青煙卷起陣陣灰鳶在空中盤旋。我透過閃爍的火光凝望著父親的遺體,滾滾熱淚泉涌般地落進了火盆。

一張張錢紙,一閃一躍的火舌,燃燒著我悲痛的心。突然我想起了父親珍藏在箱子里那件淡黃色的絲質背心,這是一位遠征軍戰友留給父親的永遠紀念。我急忙找出背心,輕輕地推開放進火盆,火光頓時明朗起來,照亮了父親慘白清瘦的臉,照亮了父親永恒的慈祥和安然。我想父親定會帶著這件背心,在另一個世界去尋找那位遠征軍的戰友吧!

那件淡黃色的絲質背心,伴隨著父親60多個春秋,雖然歲月無情地帶走了背心昔日的風彩,但父親仍視它為寶中寶。

幾十年來,那件背心我只見父親穿過一次,那是在慶祝抗戰勝利50周年的紀念日,父親那天很興奮,還破例喝了酒,然后脫下背心,小心翼翼攤在桌上,莊嚴地行著軍禮,便陷入沉思之中。良久,父親閃動著淚光,給我們講述了一個悲壯而久遠的故事。

抗日戰爭時期,一對同窗學友在春城昆明巧遇相逢,他們一個是滇緬戰場凱旋而歸的軍官;另一個是從印度抗戰返國的士兵。在民族存亡之際,投筆從戎的他倆,在不同的戰線,不同的國土與日寇浴血奮戰多年。此時,遠征軍第五軍在昆明干海子補充整訓,準備全面進軍湖南、兩廣與日寇決戰。

這對同窗學友,在異地他鄉,道不盡抗戰的艱辛,說不完思鄉的情深……

時至三伏,雖說是四季如春的昆明,此時烈日當空,氣溫在30幾度以上。他們來到火車站,等候昆明去沾益的列車。這里到處是戰爭留下的傷痕:沒有候車室,滿目盡是荒涼的土地和悲楚的難民。

在烈日下, 他們揮汗如雨,口干的快裂了。一位老翁來回不停地叫喊:”賣涼茶喲,賣涼茶喲……”他們身無分文,無法去向大爺買碗涼茶解渴。他們不知道列車何時啟程,也不能遠離找水。

列車終于喘氣了,他們沒錢買票,只得攀上車頂……分別時,軍官從衣兜里掏出心愛的自來水筆,在掌心里畫了畫,把筆送給士兵做紀念;士兵接過筆也再手上寫了寫,然后脫下身上的背心贈給軍官做留念。他們相視而笑,各自亮出掌心:勝利后,車站見!然后,四只拿過槍殺過日寇的大手緊緊地握在一起……

抗戰勝利了,軍官如約去昆明車站見士兵,一個星期過去了,一個月過去了,都沒等到士兵,軍官跑遍了士兵所部隊:原來士兵在一次護送抗日物資時已英勇犧牲……

在黑白顛倒的年代,父親因為那段在遠征軍的抗戰歷史,被停職、抄家、挨批斗、關牛棚”……飽受折磨,歷盡苦難,但是士兵唯一的遺物卻始終被父親完好無損地保存了下來。

歷史終于公正評價了遠征軍,人民沒有忘記抗日遠征軍……生命有限,真情永恒。抗日老兵的遺物,已被父親珍藏了大半生。透過它,呈現的一段心路之旅,蘊含著一種永遠的懷念…… (文:張承捷)

附: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中國遠征軍軍歌

君不見,漢終軍,弱冠系虜請長纓,

君不見,班定遠,絕域輕騎催戰云!

男兒應是重危行,豈讓儒冠誤此生?

況乃國危若累卵,羽檄爭馳無少停! 

棄我昔時筆,著我戰時衿,

一呼同志逾十萬,高唱戰歌齊從軍。 

齊從軍,凈胡塵,誓掃倭奴不顧身!

忍情輕斷思家念,慷慨捧出報國心。 

昂然含笑赴沙場,大旗招展日無光,

氣吹太白入昂月,力挽長矢射天狼。 

采石一載復金陵,冀魯吉黑次第平,

破波樓船出遼海,蔽天鐵鳥撲東京! 

一夜搗碎倭奴穴,太平洋水盡赤色,

富士山頭揚漢旗,櫻花樹下醉胡妾。 

歸來夾道萬人看,朵朵鮮花擲馬前,

門楣生輝笑白發,閭里歡騰驕紅顏。 

國史明標第一功,中華從此號長雄,

尚留余威懲不義,要使環球人類同沐大漢風!


福建11选5号推荐号码